2020年11月22日

B-24解放者大型轰炸机是二战时期美国产大型轰炸机兼侦察机,产量高达18181架。这款轰炸机相当的牛,性能非常优异,在战场上可谓威名远扬。 B-24重型轰炸机不仅在对付陆地目标上得心应手,在对付海上潜艇方面更是让德国人损失惨重,U型潜艇构成的狼群战术,就是在B-24重型轰炸机的打击下,慢慢地退出了二战历史舞台。 这么优秀的轰炸机,理所当然的得到了”空中霸王”的荣誉称号,可以说是实至名归。 但是,许多人不知道的是,B-24重型轰炸机还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称号,那就是”将星杀手”! 和意大利海军发射炮弹击落自己空军元帅的大乌龙不同的是,B-24轰炸机是把炸弹甩到了自家的陆军中将头上了。自然,倒霉的陆军中将不得不魂归天国。 这个大乌龙发生在盟军登陆诺曼底海滩的战斗中,被误炸致死的是美国陆军中将莱斯利·麦克奈尔,时任第一集团军群司令。 更令人无语的是,麦克奈尔中将并不是来指挥战斗,而是作为美国第一集团军司令布雷德利的特邀嘉宾,来观战的! 看过《诺曼底登陆》电影的都知道,为了开辟欧洲第二战场,盟军发起了霸王行动计划,在法国西北部诺曼底与德军发生了异常残酷的战斗。 但在占领了滩头阵地以后,盟军与德军的战斗就处于胶着状态。为了尽快打开欧洲战场的局面,盟军方面决定展开”眼镜蛇行动”。行动目标是突破德军的前沿防线,占领法国诺曼底大区沿岸的港口,给盟军的后勤补给开辟通道。 “眼镜蛇行动”的战役指挥官是有”大兵将军”之称的美国第一集团军群司令布雷德利。而时任盟军第一集团军群司令的斯利·麦克奈尔陆军中将,则是布雷德利昔日的西点军校校友,为了彰显战果,布雷德利就把麦克奈尔陆军中将请了过来,作为”特邀嘉宾”为其观战助威的。麦克奈尔陆军中将自然是乐得此行,既可以为校友助战,又可以深入前线,观测轰炸效果,掌握第一手作战资料。 布雷德利将军 要说这个”眼镜蛇行动”,的确为开辟欧洲第二战场的成功做出了巨大贡献。但这个行动中还是存在一些问题,而且还引起了不小的争论,那就是派遣美国陆军第8航空队的B-17、B-24等重型轰炸机在中低空对德军阵地实施地毯式轰炸,掩护地面陆军的攻击行动。 这个轰炸行动是有很大危险的,非常有可能伤及自己人。持这个观点的是欧洲战场上美国战略空军的指挥官卡尔·斯帕兹中将的意见,他认为,这些B-17、B-24重型轰炸机机组没有受过中低空战术支援轰炸的训练,在这个高度投弹的时候容易”跑偏”,也就是说不但炸德军,也有可能偏离航误炸自己的阵地,很有可能造成重大人员损失。 但固执的布雷德利,为了取得完美的轰炸效果,也让自己的校友看看自己是如何出彩的,坚持第8航空队出动所有重型轰炸机执行任务。 由于对这个计划有不同意见,布雷德利随即把计划报至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。不出意料,艾森豪威尔同意了这个计划。对他来说,偶然的跑偏只是小概率事件,不影响整个作战大局就行。 但非常不幸的是,卡尔·斯帕兹中将的担忧竟然成了真。 倒霉的麦克奈尔中将 1944年7月25日上午,1500架B-24重型轰炸机及550架B-17战斗轰炸机轮番登场,在8平方千米的目标区域内投下4000吨高爆炸弹和燃烧弹。 美军轰炸机的狂轰滥炸,一下子将德军的阵地变成一片火海,地面的攻击部队趁势出击,轻而易举地就攻入了德军阵地,胜利已经在望了。 作为特邀嘉宾的麦克奈尔陆军中将,在一大群参谋和警卫的陪同下,也在一个散兵坑里,兴致勃勃地观看着轰炸机在德军阵地投弹时产生的壮观景象,心里肯定也为校友布雷德利的作战计划暗暗叫好着。 他不知道的是,此时,死神正在向他飞来。 因为几架正在执行轰炸任务的B-24轰炸机,居然跑偏了,不知不觉中居然飞到了自家的阵地上空。由于战场形势紧张,这些轰炸机飞行员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散兵坑和人群,也来不及辨认,就呼呼啦啦地把满载的炸弹一股脑的朝他们的头上扔了下来。 不幸发生了,一颗炸弹快速在向麦克奈尔中将所在散兵坑方向落了过来,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将军的旁边! 只听轰的一声,大地在颤抖,爆炸产生的烟尘遮天蔽日,那个倒霉的麦克奈尔中将也在剧烈爆炸声中,被抛向了60米的高空。几乎被爆炸撕成碎片的将军残骸,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 被炸成碎片的麦克奈尔中将几乎无法辨认,还是从残存的遗体上依然保留下来的三枚将星,才得以确认遗体身份,此时,麦克奈尔61岁。 在这场误炸中,倒霉不只是将军一人,他的那些随从几乎全部死亡。事后统计,共有111名美军士兵被B-24炸死,490人被炸伤。 一名经历这场误炸的随军记者后来回忆,”这绝对是我熬过来的最恐怖时刻!” 要说麦克奈尔将军命还是比较硬的,1942年在北非作战时就曾遭遇德军炮击但躲过一劫,以”命大”著称。 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,他却在二战胜利的前夕,死在了自己人的炸弹之下。 如果他有前后眼,绝对不会来当这个劳什子特邀嘉宾的。坚持使用轰炸机轰炸的布雷德利,在炸死了自己的校友以后,不知道心里做何感想。 麦克奈尔中将死在了自己人的乌龙炸弹里,但他的厄运并没有停止。 在麦克奈尔遇难的两周后,他的儿子,美军第77步兵师参谋长道格拉斯·麦克奈尔上校,也在关岛被日军狙击手杀死。 1944年,对麦克奈尔家族来说,真是祸不单行啊! 其实,战争是残酷的,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在战争中家破人亡,包括那些有名的和无名的,他们的结局都一样,都是战争的牺牲品。 麦克奈尔中将之死,是美军在二战中死亡的最高级别的将领,其死亡方式对美军来说,是十分不光彩的,因此美军并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,而是在布雷德利主持下,秘密下葬在法国诺曼底美军公墓。 葬礼秘密而隆重,为麦克奈尔中将抬棺的是其4名西点军校的同学,分别是巴顿(时任第3集团军司令,陆军四星上将)、布雷德利(时任第1集团军司令,陆军五星上将)、霍奇斯(第一集团军副司令,陆军四星上将)和威廉·基恩(美军25师师长,陆军少将)。 10年后的1954年,美国国会追授麦克奈尔为上将军衔,也算对死于非命的将军一个安慰。 不过,为麦克奈尔之死立下”汗马功劳”的B-24重型轰炸机,也因为这次的乌龙行为,获得了”将星杀手”的称号,也算是个大大的讽刺吧,这个事件也成为B-24轰炸机征战一生中抹不去的最大污点。

说: